English  郵箱登錄
首頁 學院概況 師資隊伍 社科基地 學術刊物 學術信息 論壇會議 研究生教育 合作交流 培訓教育 留學生 就業
公告欄 更多>> 
友情鏈接  
耶魯大學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
康奈爾大學
哈佛大學
普林斯頓大學
芝加哥大學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
聯系我們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
郵政郵編:250100
聯系電話:0531-88364000 88364128
傳 真:0531-8836498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發表論文 >> 正文
黃少安:中國不能被動開放金融——基于歷史規律的、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戰略思考
發布時間:2018年05月08日 14:08   作者:   點擊:[]

中國不能被動開放金融

——基于歷史規律的、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戰略思考


黃少安


要: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戰術目標是迫使中國削減1 000億美元、甚至更多的貿易順差;戰役目標就是打擊中國的先進制造業和高技術產業,要求中國放棄“中國制造2025計劃”;戰略目標是誘惑和逼迫中國按照其要求全面開放金融,即中國金融全面開放和自由化。中國必須認識國際貿易的歷史規律,準確研判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目的和目標,冷靜認識中國金融現狀。決不能拿金融開放、尤其資本項目開放做交易以平息貿易戰。中國如果按美國的要求被動開放金融,等于“自毀長城”、落入“特朗普陷阱”。

關鍵詞:中美貿易戰;美國的戰略目標;歷史規律;金融被動開放;特朗普陷阱

中圖分類號:F757.12F832


一、國際貿易的歷史規律

在國際經濟關系中,具體到國際貿易中,歷史規律就是:哪個國家強,就力促自由貿易,哪個國家弱,就反對自由貿易或極力堅持貿易保護;同一個家,哪個階段強,就力促自由貿易,哪個階段弱,就反對自由貿易或極力堅持貿易保護;同一個國家,哪個方面強,就力促自由貿易,哪個方面弱,就反對自由貿易或極力堅持貿易保護。自由貿易或貿易保護選擇的原制只有一個:國家利益原則。強者強調自由貿易,因為強者可以自由通吃。弱小國家或國家處于弱小階段或在某些弱小方面,如果盲目開放或被迫開放,結果都是損失慘重、甚至失去了由弱變強的機會。


二、準確研判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目的和目標

(一)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根本目的就是遏制中國發展

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多少,中美統計口徑不同,具體數據不同。根據美國官方統計,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從1983年開始,2002年超過1 000億美元;根據中國官方統計,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從1993年開始,2005年超過了1 000億美元。不管根據哪國統計,中國貿易總量增速加快和順差增速加快,都是2001年以后的事情,而且主要是商品貿易,而中國正是在2001年才加入WTO。可以看出:中國加入WTO促進了中國商品出口和世界自由貿易。美國商品貿易逆差持續很長時間,千億美元以上的逆差也持續10多年了。那么,有兩個問題必須深刻研判:為什么當時美國同意中國(盡管要價很高,中國付出巨大代價)加入WTO?為什么2018年美國公開違背WTO規則,發動大規模的、激烈的貿易戰(以前也有貿易摩擦,但還不能說是貿易戰)?

對于第一個問題,當時美國的判斷是: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可以以苛刻的條件讓中國加入,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有競爭力商品進入中國市場大為有利,甚至抱著殖民主義心態,妄想把中國變成其商品傾銷地。但是,美國可能存在四個方面的低估:第一,低估了中國制度的總體適應性和彈性。總是帶著意識形態的偏見看中國制度,看到的多數是“弊端”。第二,低估中國政治和社會的穩定性。認為中國會發生“變色”“革命”,并且也實施發動過實實在在的不光彩的小動作,想在中國“搞事情”,結果總是無法得逞。第三,低估了中國人民的勤勞、韌性和學習能力。第四,低估了中國資源的支撐力(中國過去許多中低檔商品的出口,都是以人力資源和自然資源為支撐)。因此,美國沒有預計到,中國加入WTO后,商品出口貿易增長會如此迅速,而且制造業產品質量提高如此之快。估計美國對同意中國加入WTO有“引狼入室”的感覺——其實這是殖民主義和霸權主義的思維,人類是一個共同命運體,應該共同發展和繁榮。

可能有人會說,這不正好說明開放有利于中國的發展嗎?可是我們不要忽視:第一,我們是經過很多年的保護才逐步開放食品貿易的;第二,使我們求著美國等讓我們加入WTO的,某種意義上要求他們向我們開放,他們又反過來要求我們消減關稅、開放市場;第三,艱難的談判過程實際上是中國力求最大限度保護我們的弱勢產業的過程;第四,我們加入WTO,是我們認真研判和權衡以后的主動行為,不是被動開放;第五,我們當時確實在一般商品出口貿易領域有勞動力、自然資源廉價的優勢,環境的代價當時也還來不及全部計算,許多出口加工企業都市合資、外資、私人企業,沒有當時傳統體制上的劣勢(冗員、管理等);第六,關鍵是,金融市場的開放與商品市場的開放,有著太大的差異,尤其在現代資本市場條件下,強者通吃的速度驚人地提高。

關于第二個問題。長期以來,中國大量向美國出口價廉物美的商品,美國雖然逆差,但是,極大提高了美國人民的福利,美國居民和官方不可能視而不見。指責中國出口影響了美國就業的說法很難成立,由統計數據可以清楚地證明,中美貿易高速發展、美國逆差多的年份,是美國經濟增長率高和就業率高的年份。經濟學理論也可以進行解釋:中國對美出口或美國進口,促進了美國經濟增長,至少刺激了消費從而促進增長。如果說美國經濟真有問題,肯定不能歸因于美中貿易的逆差。可以說,逆差的發生其實是美國占了中國的便宜(當然中國也獲益,雖然代價不小)。可是,為什么美國以前“占便宜不喊肚子痛”或“喊得不厲害”,特朗普總統上臺后,就罔顧事實、大喊肚子痛而發動貿易戰呢?是不是因為特朗普總統原本是一個商人更看重商業利益?是不是像有些人說的是特朗普總統的性格問題?或者是不是像一些看起來更深刻一些的分析——是因為美國反全球化和反自由貿易?如果如此判斷,中國可能會犯戰略性錯誤。

首先,要對中國的國際地位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中國雖然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今非昔比,但是,仍然是一個中等收入的、人口最多的、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經濟、科技、軍事實力等方面與美國比較還不在一個檔次;中國貿易大國地位的準確說法是“商品貿易大國”,還不是商品貿易強國,在服務、技術的出口方面遠遠不是大國。

其次,對美國的“中國戰略和策略”需要有清醒的認識。美國的基本國策是利用和遏制中國。例如,曾經為了遏制日本稱霸世界,美國可以支援中國抗日戰爭。為了與蘇聯爭霸,可以與中國建交并支持中國改革開放。現在中國發展已經威脅美國的霸主地位,美國就必然采取措施遏制中國。不同政黨執政、不同總統上臺,基本國策不會變,只是不同時期有不同戰略、策略和具體任務。不同總統可能有不同的說話和行事風格,但是,這種風格差異不會影響基本國策。

最后,要清醒認識美國的所謂“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美國在進行貿易保護時是根據美國實際情況及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相對情況,選擇性地實施保護。美國是對商品貿易進行保護,同時極力主張金融等服務貿易自由,逼迫別國開放金融,因為美國的金融等服務貿易在世界占據優勢地位。美國的一些做法看起來是與全球化相背,但是,美國否定金融全球化、軍事全球化和政治全球化嗎?沒有。所以,美國的貿易保護和逆全球化完全是基于美國利益的、選擇性的。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認定:美國發動貿易戰,根本目的就是遏制中國發展。盡管中國與美國的差距還很大,但是,就像萬米賽跑一樣,中國以前落后美國,美國覺得完全沒有威脅,到了特朗普執政的時期,感覺中國有可能追上美國、有威脅了,必須全方位遏制,必須利用各種力量遏制。這就是霸權主義者的“中國威脅論”的邏輯。發動貿易戰只是其措施之一。

(二)讓中國在金融領域與美國同臺競爭才是美國的戰略目標

那么,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目標是什么?必須分清楚其戰術目標、戰役目標和戰略目標。

戰術目標就是:希望中國削減1 000億美元、甚至更多的貿易順差。戰術目標讓人覺得特朗普總統是一個商人。其實這只是一個小目標,甚至只是一個“誘餌”。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戰役目標就是打擊中國的先進制造業和高技術產業,要求中國放棄“中國制造2025計劃”,這種要求無理而狠辣。不過還有更狠的戰略目標,就是誘惑和逼迫中國按照其要求全面開放金融,即中國金融全面開放和自由化。

中國削減對美貿易順差1 000億美元看起來很難,對中國影響很大,但其實不難,因為中國是多邊自由貿易,對美出口減少可以轉移到其他國家,而且中國國內市場巨大,出口的小幅下降不會對經濟有太大影響,考慮到資源狀況和環境狀況,中國還應該對一般商品的出口進行限制。也許美國戰術目標的實現可以倒逼中國做成原來想做而沒有做好的事情,由此一來,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戰役目標很難實現。可能在短期內對中國先進制造業有一些影響,但是,中國先進制造業的發展不是美國想遏制就能遏制的,美國過去一直嚴格限制高新技術及其產品向中國出口,中國仍然在如此嚴酷的限制環境下發展起多項世界領先的高新技術。現在的中國,人力資本積累、技術的自主研發能力已經到厚積薄發的時期,美國根本不可能遏制,只會迫使中國進一步提高研發和制造能力。只有打開中國金融大門,才可能實現對中國經濟的致命打擊。在美國看來,遏制中國經濟發展、甚至搞垮中國經濟,從現有狀況看,必須讓中國在金融領域與美國同臺競爭,這才是美國的戰略目標。戰術目標完全可能是一個誘餌,不按其要求開放金融,就讓中國損失千億級美元的出口(即便實現,對中國也未必是壞事),按其要求開放金融,中國的損失可能就不是千億級萬億級美元的出口,而是中國經濟失去了再上臺階的機會。美國現在的謀算思路很清晰,靠與中國直接軍事對抗實現不了目標,而通過搞亂、搞垮中國金融,從而搞垮中國,進而遏制中國。中國也應該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


三、美國會如何逼迫中國開放金融?

總體要求就是:中國金融全面開放,尤其是資本項目全面開放,金融自由化。主要內容是:

第一,匯率自由化和市場化,目的是讓人民幣與美元直接對戰,讓人民幣失去定價的自主權。

第二,利率完全市場化,同時逼迫銀行業和保險業進一步開放,使得中國銀行業和保險業在技術水平、人員素質較低卻冗員、體制不健全的情況下與外資銀行和保險公司競爭,目的是控制或擊垮中國的金融機構。

第三,逼迫資本市場開放,既能在中國資本市場圈錢;又能制造混亂,擾亂證券市場和其他資本市場(中國從業人員的整體能力和職業道德、監管水平決定了難以在與美國公司的競爭中取勝);還可以通過直接或間接投資、收購和兼并等方式,控制中國產業,例如一些制造業、農業、馬云式商業企業和重要資源(土地)。

第四,最可怕的是美國試圖間接控制中國貨幣發行,通過一系列手段掌握主動,使得中國貨幣發行不得不被其牽著鼻子走。

第五,阻止人民幣國際化,或引誘人民幣非理性地、急速地國際化而落入“國際化陷阱”。

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總體思路或策略從戰術目標,到戰役目標,再到戰略目標層次清晰。從商品貿易戰開始,讓中國覺得貿易戰會使得中國出口受損,影響順差和國內一些企業及就業,甚至打擊中國制造業,讓中國感受到強烈的危機感,希望能夠緩和。美國必然借此提出金融開放作為籌碼,探測中國的決策和對策。如果中國怕吃小虧而中大招,按美國的要求開放金融,那么,其戰略目標可能實現,落入特朗普政府設計的陷阱,可謂“特朗普陷阱”;如果中國理性應對,不怕吃小虧,消減一些貿易順差,美國覺得也不錯;如果能夠對中國先進制造業有一定抑制,美國會覺得更好。反正美國不會吃虧。這就是美國的如意算盤,當然也只是它的算盤。


四、中國金融能答應美國的開放要求嗎?

必須對中國金融現狀有一個客觀認識和評估。中國金融強大了嗎?能自由開放了嗎?能打金融戰或貨幣戰爭了嗎?能夠與美國同臺競爭了嗎?對中國金融現狀可以從“物”和“人”兩個方面做基本判斷。

第一,“物”的方面。銀行體系龐大、資產總量大,金融業產值大,但是資產質量、技術含量不夠高。金融業系統性風險巨大:巨額企業債務和政府債務(含隱性和間接的政府債務)、銀行不良資產巨大、不良影子銀行和影子銀行業務多、杠桿水平居高難下;監管制度有待完善;現代信息技術運用水平低,硬件一流,軟件一般;人民幣國際化剛起步,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地位與美元不在一個層級。

第二,“人”的方面。中國整個金融行業從業人員,與金融發達國家差距還較大,在現代金融技術、金融產品知識運用、信息技術應用方面,差距較大,甚至與一些發展中國家(如印度)相比,也并不一定占優勢,特別是對世界經濟史、金融史和當代金融體系運行規律的研判水平不高。從業人員的職業道德和誠信水平也不夠。

中國有一批自認為很懂金融,很懂華爾街、倫巴第街的人士,其真實水平可以用一個比喻進行描述:知道游泳有幾種姿勢,看見別人在大海游過,有些人也在泳池淺水區游過幾下,最多在標準室內泳池游過幾下,根本沒有在金融大海里游過,不知道金融海洋的深淺和各種風險,在國內“圈”老百姓的錢可能還行,真的在國際金融市場競爭,其能力讓人懷疑,如果讓其拿著國家的錢操作,連努力學習、提高自身能力的動力機制都沒有。但是,這些人往往在國內大談金融,大談華爾街,向領導推銷其主張,要學發達國家金融,人家有什么我們得有,人家怎么做我們得做,人家開放我們也要開放。這樣很危險!


五、結論:不能被動開放金融

中國必須認識國際貿易歷史及其規律,準確研判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目的和目標,冷靜認識中國金融現狀。寧愿承擔商品貿易的小損失(其實也未必,中國國內市場大,又是多邊貿易,長期也許是好事),也不能中美國的大招、按其要求被動開放金融。決不能拿金融開放、尤其資本項目開放做交易以平息貿易戰。中國金融需要開放,但是,主動權應在中國,節奏、渠道、力度、先后順序等應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以國家根本利益為原則。商品貿易戰、同臺競爭,中國現在打得起;金融戰,如果按美國的要求被動開放,同臺競爭,等于“自毀長城”。以中國現在的狀況,根本打不起、打不贏,輸的不是一單一單的生意,而是經濟體系的命脈,因為中國在金融領域相對落后。因此,金融領域必須要先改善體制、在內部形成競爭和提高競爭力,不僅不能盲目開放,而且必須有適當時期、適當力度、適當方式的保護,這關系中國的國家財富和經濟命脈。

 

上一條:孫熠譞,李菁萍:軍事化訓練可以促進團隊合作嗎?——來自公共物品實驗的證據 下一條:王高望,史博文,葉海云:中國產業結構轉型特征事實的一個理論解釋

關閉

 

版權所有: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中心)
Copyright 2001-2010 The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 Shangdo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绝顶规律全年固定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