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郵箱登錄
首頁 學院概況 師資隊伍 社科基地 學術刊物 學術信息 論壇會議 研究生教育 合作交流 培訓教育 留學生 就業
公告欄 更多>> 
友情鏈接  
耶魯大學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
康奈爾大學
哈佛大學
普林斯頓大學
芝加哥大學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
聯系我們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
郵政郵編:250100
聯系電話:0531-88364000 88364128
傳 真:0531-8836498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論文 >> 正文
黃少安:謹防中國現階段的金融風險演化為金融危機
發布時間:2015年06月12日 00:00   作者:admin   點擊:[]

謹防中國現階段的金融風險演化為金融危機

黃少安

在此表達的不是中國必定要爆發金融危機,而是要防止下一次金融危機從中國爆發。因為中國目前經濟領域、尤其是金融領域的一些現象值得我們高度關注和警惕。

一、實體經濟不太景氣,從數據上看,金融業卻迅速發展,實際上是虛假繁榮,隱含危機的可能性。

應該承認,2007年金融危機以來,盡管中國采取了大量投資的措施,在一定時間內保持了GDP的較高增長率,但是,總體趨勢看,經濟不太景氣、尤其是實體經濟部門不景氣。這很符合規律,與世界經濟狀況一致。但是,金融業從數據上看發展很快,好像很繁榮。

1,金融虛假繁榮主要表現為:

(1)在“金融深化”的指導思想下,各類金融機構的數量大幅度增加、規模擴大。本來金融深化具有更為廣泛和深刻的內容,但是,近幾年在中國卻主要表現為各類金融中介性中小企業的數量擴張,小額貸款公司和投資公司等遍地開花,不像是“金融深化”,更像是“外延式和粗放式發展”。官方公布的數據,2010-2013年的小額貸款公司數量年平均增長率44.21%,2013年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839家。2014年增加也很快,截至2014年9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8591家;2010-2013年,融資擔保公司數量10.72%,2013年末達到8185家;2010-2013年信托公司年均增加2.58%,2013年末達到68家。雖然信托公司的數量變化不大,但是信托公司的從業人員數經歷了大幅度的增長,2010-2013年間,信托公司從業人員數量年平均增長率23.67%;2010-2013年集團財務公司年均增長18.04%,2013年末達到176家;2010-2013年融資租賃公司年均增加77.97%,2013年末達到1026家;還有近兩年迅速發展的網絡借貸平臺公司,2014年產量達到1600多家,同時關閉320多家,關閉的公司許多都是卷款消失的。其實這些都是風險極大、利用網絡炒賣資金的所謂金融企業,很容易逃避金融監管。

上述統計數據不是很準確,實際上的金融中介機構比官方公布的要多,因為還有不少以投資咨詢公司、典當公司等名義注冊、實際上金融業務的公司。現在,各種媒體、手機短信和廁所都是小額貸款公司等的業務廣告。

(2)金融業的產值快速增長。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計算,2007-2013年間,中國金融業GDP的年平均增長率為18.13%,而2000-2006年,中國金融業的年平均增長率為12.08%;2007-2013年金融業GDP占GDP總量的比重分別是4.64%、4.73%、5.21%、5.23%、5.28%、5.53%、5.90%。而2001-2006年都是4%以下;

(3)金融業利潤一直高企,而且快速增長。金融業的利潤情況并不是從2007年之后開始暴增,而是從2000年開始,就一直持續增長,直到2007年左右,增長速度一度達到翻番的地步,是2007年的危機把這種增長勢頭打壓下去了,不然可能金融泡沫被吹得更大更快。而危機過后,這種態勢又開始抬頭。像2007年,金融行業上市公司平均凈利潤是2001年的20倍;2007年,銀行業金融機構稅后利潤是2003年的10多倍。

金融業上市公司利潤情況表

年份

金融行業上市公司平均凈利潤(億元)

金融行業上市公司平均凈利潤增長率

金融行業上市公司凈利潤/總資產(資產回報率)

2001

5.43

-6.44%

0.28%

2002

7.19

32.51%

0.28%

2003

23.72

229.77%

0.45%

2004

36.36

53.32%

0.67%

2005

42.49

16.84%

0.67%

2006

56.89

33.91%

0.79%

2007

99.12

74.21%

1.16%

2008

104.52

5.45%

1.03%

2009

136.09

30.21%

1.06%

2010

175.50

28.96%

1.16%

2011

214.52

22.23%

1.20%

2012

245.45

14.42%

1.19%

2013

282.89

15.25%

1.24%

數據來源:根據我國上市公司年報數據計算,wind資訊,金融業行業分類按照證監會行業分類標準(CSRC)確定

銀行業利潤情況表

年份

銀行業金融機構稅后利潤(億元)

銀行業金融機構稅后利潤年度增長率

銀行業金融機構稅后利潤/總資產

非銀行金融機構稅后利潤(億元)

非銀行金融機構稅后利潤年增長率

非銀行金融機構稅后利潤/總資產

2003

322.8

0.12%

37.7

0.41%

2004

1035

220.63%

0.33%

50.4

33.69%

0.58%

2005

2532.6

144.70%

0.68%

62.8

24.60%

0.62%

2006

3379.2

33.43%

0.77%

129.5

106.21%

1.22%

2007

4467.3

32.20%

0.84%

333.8

157.76%

3.44%

2008

5833.6

30.58%

0.92%

284.5

-14.77%

2.41%

2009

6684.2

14.58%

0.84%

298.7

4.99%

1.93%

2010

8990.9

34.51%

0.94%

408

36.59%

1.95%

2011

12518.7

39.24%

1.11%

598.8

46.76%

2.30%

2012

15115.5

20.74%

1.13%

825.5

37.86%

2.56%

2013

17444.6

15.41%

1.15%

1059.7

28.37%

2.67%

注:銀行業金融機構稅后利潤數據2003年-2006年為稅前利潤,2007年及之后為稅后利潤

數據來源:根據中國銀監會發布數據計算,wind資訊

2,金融虛假繁榮背后的原因及不良后果

上述數據顯示,無論是金融企業數量、金融業產值還是金融企業的利潤,2007年以來中國金融業都是快速發展。但是,我們認為這樣的發展很大程度上是虛假繁榮,這樣的發展顯得很不合理,沒有基礎。因為,一個大的經濟體的金融業不可能在實體經濟不太景氣時有實際的快速發展。相對比的實體經濟部門,雖然破產的不多(主要是政府在支撐著),但是多數企業艱難維持,利潤率很低,而且趨勢性遞減。即使是中國500強的制造業也是如此。2013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的平均資產利潤率為2.43%。扣除飲料加工業、煙草加工業和釀酒制造業三大特殊高利潤行業后,利潤率會低很多,多數制造業企業處于微利和虧損狀態。中小型制造業的利潤率就更低。而且,這種資產利潤率與銀行業不可比,銀行業的資產結構決定了,即使資產利潤率低于制造業,也比制造業企業的實際盈利水平高很多。而同期的美國、歐洲、日本和其它發達國家和多數發展中國家,金融業的企業數量、產值、利潤大體上是隨著金融危機和實體經濟的變化而相應變化的。中國很可能面臨外資制造業撤離,很多中資制造業企業難以為繼從而制造業萎縮、金融業短期內虛假發展局面。

(1)金融虛假繁榮的主要原因:

主要是認識上或指導思想上的偏差。部分政府官員、企業和學者對金融本質認識有誤,以為金融部門可以創造財富,金融業可以脫離實體經濟快速發展,在“調整經濟結構、發展現代服務業、促進產業升級”的思想指導下,拔苗助長式地推動金融發展。

金融的本質是什么?通俗地說,就是我怎么花別人的錢、怎么花自己未來的錢、怎么把自己的非現金資產變現;別人怎么花我現在的錢、未來的錢、變現我的資產;資金怎么在不同地區資金被使用。也就是,金融是資金跨時間、跨主體、跨空間地使用,因為需要用錢的主體、時間和地區與有錢的主體、時間和空間不一定一致。由此,金融最被擔心的問題是風險,為了控制風險,就要求相關主體講信用、守規矩,于是信用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就是金融業關鍵。為有錢不用者找出路,為實實在在需要用錢者找錢即為實體經濟服務,如果金融比較普遍地在為實際上不需要用錢而只是倒賣錢的服務,就有問題。

現階段,確實有部分政府官員、企業和學者過度迷信金融,很羨慕美國、英國等的金融產業,很崇拜華爾街等。我國經濟發展到現階段,確實需要結構調整,尤其是2007年金融危機以來,調結構的主觀意識和客觀的倒逼機制都是有的。各級政府的認識與行為以及不同行為之間有一些矛盾,認識到需要調結構,短期內實際行動卻不得不保護一些落后的、高污染、高能耗的產業和企業,因為還是要保增長。但是,只要能發展金融就大力發展金融,卻幾乎是個體的共識和行動。以為金融能直接賺錢,地方政府以為金融發展能緩解本地企業的融資難問題,以為金融業越發展,就是所謂的現代服務業水平高,產業升級就快。部分高層官員以為金融短期大發展能實現國家經濟結構的改善(提高現代服務業比例高)和金融強國。一些企業、尤其是國有或國有控股的大企業,特別是一些國有壟斷行業的企業,也認為干實業不如干金融,直接倒賣本公司的資金,或者利用體制缺陷和國有控股銀行對國有控股企業的資金關照,低價從銀行獲得貸款,高價倒賣出去、甚至直接購買銀行的理財產品,比做實業收益高得多、容易得多。一些想投資辦企業者也認為,辦實業不如辦金融公司。于是,金融業在金融改革和金融深化的信念驅動下,在金融危機后實體經濟不太景氣的情況下,獲得上述“快速發展”。

(2)虛假繁榮的不良后果。

這種發展,不僅表現為我國GDP總量中金融業的比例短期內大幅度增加,而且金融企業有利可圖(利潤高),似乎發展很合理,其實后果很嚴重。

一是產生“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短期內大見成效、產業升級快”的假象。經濟危機爆發后,實際上我國并不能充分利用危機的“淘汰落后機制”,雖然我們也強調結構調整、不以GDP論英雄,但是,為了保穩定-----就要保就業-----就要保增長---就不能短期內淘汰需要淘汰的落后產業和企業。實際上許多地方政府都在設法促使甚至逼迫駐地銀行機構給本地企業貸款或繼續貸款。但是,金融業“大發展”創造的GDP卻使得GDP的結構發生了我們認為的“良性”變化。容易讓人產生我國經濟結構在危機以來獲得了大幅度的良性調整的“幻覺”。其實,金融、尤其是大國金融,不可能在實體經濟不景氣的階段獲得快速發展。短期的這種“增長”,終將被經濟發展的內在規律強行歸位,只是我們將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的問題。

二是惡化行業或產業之間的收益分配狀況,導致資源錯配,從而影響經濟的均衡發展。一個經濟體內部金融業利潤太高 是對該經濟體內部實體經濟部門利益的掠奪,應該是體制的原因。其結果是實體經濟發育和發展不良,最終金融業失去發展的根基;在國際間,一國金融部門從別的國家獲取過多利益,是對別國財富的掠奪,直接原因是金融實力和貨幣地位,根本原因是該國的經濟實力。如果說我們對于后者一時無可奈何的話,對于前者,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改革和理順經濟秩序而加以改變。否則,若長期如此,該國實體經濟不能有效發展,金融部門畸形發展,經濟未實先虛,必然不可能成為經濟強國,對于大的經濟體尤其如此。

三是制造金融泡沫。脫離實體經濟發展的金融繁榮,就是金融泡沫。金融泡沫就隱含金融危機的可能性。

四是資金在金融領域眾多中介環節空轉,銀行發放的貸款很大比例都通過金融中介公司成為高利貸,各金融企業和一些國有企業的財務公司都在金融領域賺錢,有產值有利潤,而實際上沒有增加財富,使得金融業有虛假利潤、虛假gdp,整個經濟產生虛假的產業結構升級。

二、經濟中其它幾種不良狀態增加了金融危機的可能性

1,政府債務增加與企業債務增加疊加。盡管國家審計署公布的政府債務總規模和各級地方政府債務規模的數據顯示,都在國際共識的警戒線以下,但是,關鍵是我們現在不僅沒有很好的、緩解和償還既有債務的條件,尤其是地方政府沒有可靠的償還既有債務的資金來源(原來地方政府舉債時,主要的還債資金來源是房地產業的土地出讓金和稅費,可是現在不景氣,未來也難以景氣,若地方政府再吹房地產泡沫會更危險),而且,因為財政收入增幅減速、公共支出規模擴大、社會管理成本大增,政府面臨更大的債務增加的壓力。

中國企業近年來債務規模劇增,不良債務規模也劇增。2014年6月16日,標準普爾發布了關于中國企業債務的研究報告,稱中國企業債務規模14.2萬億美元,占全球三成的份額,超過美國的13.1萬億美元,成為全球企業債務規模最高的國家。巨額的企業債規模甚至超過中國GDP。關鍵是這樣的債務規模是以實體經濟不太景氣為背景的,成為不良債務的可能性很大。實體經濟部門結構調不動,所欠債務就是被套在落后產業和企業中,成為銀行的不良資產,若大力調整,一些落后的高負債企業被淘汰,其債務也將成為銀行的不良資產。

2,銀行業不良資產和潛在的不良資產增加。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資產總量和比例迅速提高。實際數據到底是多少,并沒有統計數字,因為2014年底各大商業銀行公開的不良資產比例一般都是2%左右,實際上都有一定程度掩蓋,一些城市商業銀行實際上高達15%左右。巨額的企業債務和企業不景氣可以映射出銀行的不良資產或可能的不良資產的規模。一方面因為原來貸給實體經濟部門,尤其是國有和國有控股企業的資金,許多難以收回,還在政府壓力下續貸;另一方面是近期從銀行流出的資金許多落入一些金融中介機構,這些從成立之日起就動機不純的機構,許多已經或準備或必然成為“跑路者”。還有貸給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資金,風險很大,因為許多地方政府賴以償還貸款的資金來源渠道面臨枯竭,房地產的不景氣導致土地出讓金銳減和房地產業的其它稅費銳減。現在的主要問題不是銀行已經確認或承認了有多少不良資產,而是有多少潛在的不良資產。現在各商業銀行是盡力掩蓋不良資產的真實情況。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

3,房地產泡沫與金融泡沫疊加。

前面已經分析了,在實體經濟不景氣情況下,金融業虛假繁榮,本身就是金融泡沫,再加上近期的借錢買股票和借股票炒賣即所謂的“融資”和“融券”業務,有可能吹起股市泡沫,會使金融更加虛假繁榮。我國房地產前幾年吹起泡沫是客觀存在,當然不能希望泡沫破裂,有泡沫是壞事,扎破泡沫是更壞的事。而 金融與房地產是密切聯系又高度敏感的,兩種泡沫疊加,風險大幅度增加,一旦破裂,涉及面更大,對經濟的影響將是災難性的。

4,在貨幣供應量巨大、流動性充足的情況下,實體經濟部門,尤其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成本高。目前我國貨幣供應量應該是充足的,2014年底,M2達120多萬億,可是實體經濟部門的融資成本卻不斷提高,尤其是中小企業融資成本更是高企,根據溫州市金融辦發布的溫州指數顯示,近兩年來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利率在18%-21%左右。融資成本的提高,固然有經濟不景氣所致的風險溢價因素,但是不是主要的。主要歸因于資金大量在金融體系中的各中間環節空轉,眾多中介機構從中謀利。金融沒有或很大程度上沒有為實體經濟服務,而是為金融自己服務,為金融業的從業人員和從業機構服務。如此高的利率,什么樣的企業敢借錢?什么產業有超過21%的利潤率?必然是中小房地產開發商在飲鴆止渴,必然是實體經濟部門的中小企業在賭博式求生存,必然是企業和銀行的巨大的潛在的不良債務和不良資產。另一方面,容易獲得國有控股銀行低價貸款的國有或國有控股的大企業,必然會用獲得的貸款在金融市場炒賣而獲利。

三、綜合考察,下一次金融危機從中國爆發的可能性較大

1,中國沒能充分利用經濟危機的淘汰機制淘汰落后,經濟結構優化的進展實際上不大。金融產值的增加沒有實體經濟基礎,掩蓋了結構的不合理或經濟結構調整速度的緩慢。

2,金融的虛假繁榮或泡沫本身就隱含危機可能性。

3,其它的金融和與金融相關因素隱含危機可能性

4,美國等已經進行了有效的經濟結構調整,正強勁復蘇,不會爆發新的危機。

5,歐洲也在進行結構調整,盡管復蘇緩慢,但是現在爆發危機的條件不充分。

綜觀這些情況,中國金融業當前系統性風險巨大,虛假繁榮背后險情嚴重。一旦某個導火索點著,就可能引發整個金融體系的連鎖反應,給本來就處于困境中的實體經濟部門雪上加霜。如果中國不盡快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和降低金融領域的風險,下次的金融危機首先在中國爆發是完全可能的。

從上個世紀80年代以來,經濟危機都從金融領域開始,然后波及實體經濟部門,而且8——10年一次。這已經很規律了。當然,也有一種可能,就是某個不起眼的經濟體的某個偶然因素成為導火線,但是點燃的還是中國經濟。

當然,這里只是揭示從中國爆發金融危機的可能性。其實,有三種可能性:

一是爆發全面和深刻的危機,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對中國自身經濟將是重大打擊。但是,由于中國金融的相對封閉性,對國際金融本身的沖擊不會太大,不過由于中國經濟總量巨大,實體經濟部門的國際化程度高,受到不良沖擊的中國實體經濟一定會極大地影響世界其它國家的經濟復蘇。

二是現在就采取措施,使金融系統的巨大風險盡量控制在金融體系內部,金融領域的損失巨大將不可避免,到時考慮損失誰來承擔?

三是全面反思和采取措施,真正實現產業結構的合理調整,理性發展金融業和其它服務業,同時,實體經濟較快在新的、高的起點上復蘇,房地產業穩步發展,至少不短期內大幅度下滑。就可以基本上避免危機。

總而言之,第一種可能性存在,而且概率不低;第二種可能性最大,資產損失難以避免,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也不可避免。我們對金融的非理性認識,如此盲目和不切實際的發展所謂金融,可能不得不付出代價;第三種可能性也有。我們完全可以努力爭取第三種可能。

四、建議

1,各級政府決策者要理性認識金融本質和金融業發展,不要以為金融能脫離實體經濟發展而人為發展,不要以為眼前的金融產值增加就是真正的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中國經濟不能“未實先虛”。要在改善生產要素結構的基礎上,重視實體經濟的發展,踏踏實實提升制造業和農業水平。

2,堅決擠壓金融泡沫,打擊金融中介的圈錢行為,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同時,不得片面追求金融業發展,尤其不能不分實際情況地追求所謂金融業中的“高科技”產業---金融衍生品的發展。

禁止國有或國有控股企業炒賣銀行貸款。

3,穩定房地產價格,防止房地產泡沫破裂,讓泡沫在發展中逐步消釋。尤其是地方政府不要再設法推高房地產價格。

4,利用危機淘汰落后的機制,大膽淘汰落后產業、產能、企業、產品,首先真正實現實體經濟部門的結構優化升級,然后,金融等現代服務業自然健康快速發展。中國經濟必須“先實”。我們不必過度夸大結構調整可能帶來的失業壓力。中國失業壓力沒有想象那么大,現實中,無論城鄉,沒有幾個閑著沒事干的人。現在兩種相互矛盾的判斷同時流行:人口老齡化、勞動人口短缺與失業壓力巨大。其實,最多只有一種判斷是對的,也許兩者都不對或都被夸大。保增長可以以“保底線”的思維操作,只要不低于6.5%,就大膽地淘汰落后。中國居民的高儲蓄和高住房擁有率對失業率是有支撐作用的(也就是說,二者可以減少失業壓力),應該利用它。

5,商業銀行應該緊急應對,及時處理不良資產,客觀分析和測算潛在不良資產。不能讓國有控股銀行再有讓“國家出資消化不良資產”的幻想。

6,在關注民生的同時,從中國國情(發展中的人口大國)出發把公共福利支出規模控制在合理水平。同時加強對民眾的公共福利預期的管理,不能讓民眾有超出我國經濟發展實際水平的公共福利期望。通過宣傳,引導民眾在經濟危機、需要經濟結構調整時,與政府、企業共度難關。否則,政府公共福利支出過多地、長期地、持續的增長,不僅會加劇政府債務、尤其是地方政府債務壓力,成為引發金融危機的重要因素,而且可能使得中國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上一條:黃少安:劉易斯拐點、生育政策與中國產業升級 下一條:呂捷、王高望(通訊):CPI與PPI背離的結構性解釋:基于三部門動態隨機一般均衡模型的研究

關閉

 

版權所有:山東大學經濟研究院(中心)
Copyright 2001-2010 The Center For Economic Research, Shangdong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绝顶规律全年固定公式